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不伦恋情 - 亲眼目睹妈妈被老外干
亲眼目睹妈妈被老外干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成人大片_看黄a大片_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_日本阿v片在线播放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第01

  我叫小豪,是一名高二学生,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的爸爸就和妈妈离婚了,
我则跟着妈妈一起生活。虽然从小在单亲家庭里成长,但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错,
妈妈也很疼爱我,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好,反而因为妈妈的年轻漂亮,让
我收获了很多关注。

  从小到大,每次开家长会,我都是最期待的。这倒不是因为我成绩有多好,
而是因为只要我的妈妈一出场,那必定会吸引住班里其他同学和家长的眼球。妈
妈放在人群里,永远是最亮眼的,看着同学们被妈妈的美丽所吸引,我总是会很
自豪地对他们说:「这是我妈妈!」于是这种炫耀带来的满足感,也让我感觉沾
了妈妈的光。

  妈妈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王珊翎。小时候对于妈妈的美丽,我并没有什
麽概念,但随着一天天的长大,上高中后,我也会带着审视女人的眼光来审视妈
妈了。

  身高 168的妈妈,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她的一双美眸晶莹剔透,笔直光
洁的琼鼻下是一张红润动人的樱桃小嘴。妈妈的皮肤白嫩柔滑,胸前的两颗圆润的乳房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大而下垂,反而是越来越丰满,也越来越挺拔。

  和妈妈那两瓣诱人的翘臀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妈妈那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。
仿佛女娲当年在造人的时候,把一个女人所能拥有的最美好的一切,都放在了妈
妈身上。妈妈身上应该有肉的地方永远是那麽的丰满,不该有肉的地方则没有一
丝的多余。

  然而妈妈身上最吸引我的,还是要属她那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了。只要妈妈
在家里穿起居家服,我就会悄悄观察妈妈那一双美腿。妈妈腿上的皮肤洁白无暇,
没有一点印迹、也没有一丝伤痕,匀称适中的腿不会显得太瘦,也不会太粗。因
为妈妈是酒店的公关经理,所以妈妈上班的时候常年都会穿着丝袜和高跟鞋。每
次看着妈妈穿着一身职业装回家,我都会直勾勾地盯着妈妈那一双美腿,好像永
远也看不够。

  有时候妈妈察觉到我的眼神都停留在她的腿上,她就会笑着说:「小豪,你
怎麽老是盯着妈妈看呀?」我则大大方方地对妈妈说:「还不是因为妈妈你太好
看了,我同学都说你年轻漂亮呢。」女人都喜欢听夸奖,妈妈也不例外,妈妈听
到我这麽说,脸上就会泛起笑容,心情也变得格外美丽。

  妈妈那优雅迷人的外表下,还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而这跟妈妈早
年的经历分不开。妈妈学生时代就特别擅长跳舞,尤其擅长中国古典舞蹈。大学
时顺利地考入了舞蹈学院,毕业后留校任教,直到后来认识了爸爸,她才从学校
辞了职、和爸爸结了婚,再后来才有了我。

  生下我之后,妈妈不甘心一辈子做家庭主妇,毅然决然地投身商海。听妈妈
说,正是因为在这件事上,妈妈和爸爸产生了分歧,他们才离的婚。然而离婚之
后的妈妈,事业反而越来越顺,不到几年便升任了一家酒店的公关经理。

  家里有一本厚厚的相册,里面记录了妈妈的学生时代。虽然那个年代的穿衣
打扮和现在有所不同,但年轻时的妈妈更是美若天仙,她的美能够超越时间和空
间,即使是现在看来,也是超凡脱俗。

  尤其是妈妈大学时代的照片,那是她们舞蹈队当年参赛获奖的合影,只见妈
妈穿着古典舞蹈的服饰,优雅地站在人群中,对着镜头微笑。这也是妈妈最喜欢
的一张照片,每当妈妈閑下来的时候,便会翻出这本相册,对着这张照片看上好
久。对于妈妈来说,这不仅是对于过去的回忆,也是妈妈作为一名舞者的骄傲。

  和妈妈比起来,我就没有什麽好说的了。成绩平平、长相平平、身高平平,
我是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都找不出的普通类型。本来,也许我会一直在妈妈的关
爱下成长,然后考个普通的大学、找个普通的工作。然而,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读
高二的时候起了变化。

  高二开学大概一个星期,这天上课的时候,老师带了一个高高大大的人走进
教室,站上讲台。

  「这是我们班新来的留学生塔布瓦,来,我们让他做个自我介绍好不好?」

  班主任老师话音刚落,讲台下同学们便齐声说道:「好!」

  我一看讲台上那人,身高大概有 175左右,全身皮肤黝黑,头发短而卷曲,
嘴唇厚厚的,脸型说不上好看,但长得非常健壮,是个典型的非洲黑人。对于外
国人,我们这些普通学生当然是不常见的,所以也对讲台上那人保持了相当的好
奇。

  讲台上的塔布瓦看到台下的同学如此热情,显得受宠若惊,他缓缓开口道:
「大家好,我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留学生塔布瓦。因为我非常喜欢《三国演义》
里的张飞,所以我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也叫张飞,大家可以叫我小飞。我非常热
爱中国文化,中国的大楼都很高,中国的食物也很好吃,我非常喜欢中国,所以
我来中国学习。」

  小飞一开口便是中文,虽然他的中文发音稍微有些怪异,但对话很流利,所
以我们听起来也很容易懂。他一说完,讲台下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班主任老师审视了一番台下,看到班里只有我没有同桌,于是便给小飞指了
指我旁边这个空位置,说:「小飞,你先坐到小豪旁边吧。」小飞点了点头,迈
着步子向我走来。

  他在我旁边的凳子上落座,便侧身转过头来,向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
然后伸出了他那黑黑的手掌,说道:「小豪,你好。」出于礼貌,我也将我的手
掌伸了过去。

  其实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,因为他一坐到我旁边,我就闻到他身上
飘来的一股大大的狐臭味。网上都说黑人天生体味都比较重,之前我还不以为然,
现在我算是明白了。

  与他握手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,我们就专心听老师讲课了。一下课,班
里的同学呼啦啦地都围了过来。当然并不是为了我,而是为了小飞。毕竟大家都
没在现实里见过真正的外国人,更何况还是个黑人,就更稀奇了。

  班里的同学一个个轮流跟他握手,向他进行自我介绍,有的同学还向他说起
了英文,而他也来者不拒,跟其他同学一一作了回应。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,
班里同学对他的热情才有所消退。

  而这一周下来,我对小飞的看法也有所改变,跟他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。因
为我们是同桌,他一有什麽问题首先就来问我,而我在英文方面有问题也可以问
他。在我的引导下,他也学会了用QQ,我们互相加了QQ,晚上放学或者周末放假
的时候也可以讨论学习和生活上的问题。慢慢的,小飞对于学习和生活环境越来
越熟悉,他身上那股狐臭也慢慢被一股廉价刺鼻的浓烈香水味所取代。

  这一天,刚上完一节课,我正趴在课桌上无所事事,小飞激动地拍拍我的肩
膀,指着手机对我说:「小豪,这个站在你旁边的漂亮女人是谁?」

  我一看他所指的的手机画面,是我的QQ空间相册,上面是一张我和妈妈的合
影。这是去年暑假,妈妈带我出去旅游的时候拍的。看着他那惊讶得合不拢嘴的
表情,我的内心便涌起一股优越感。毕竟对于普普通通的我来说,妈妈的美丽可
能是我唯一值得炫耀的东西了。

  于是我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,说道:「这是我的妈妈,怎麽了?」

  听了我的回答,小飞的嘴张得更大了,他激动地说道:「噢!你的妈妈太漂
亮了,在我们国家,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麽美丽的女人!你能把你的妈妈介绍给
我认识吗?」

  我听着他话里前半段对妈妈的夸奖,心里还洋洋得意,但听到他后半段说让
我把妈妈介绍给他认识,便多少觉得有些疑惑,但又转念一想,可能他们非洲人
就是这麽热情吧。

  但我也不能随便做主,于是便说:「那我要问问我妈妈同不同意了。」

  听了我的话,他激动地点点头,说:「小豪,我明天等你的好消息!」

  晚上回到家,吃饭的时候,我便向妈妈提起了这件事。

  「妈妈,我们班转来一个非洲留学生,是我的同桌。」

  妈妈刚下班回家不久,脸上还带着没来得及卸掉的妆容,只见妈妈红唇轻咬
着筷子,头也不擡地说:「哦,那你可以多跟他交流嘛,也能顺便练练英语,挺
好的。」

  「那妈妈,明天放学我可以带他回来吃饭吗?」

  听了我的话,妈妈眉头微微一皱,说:「这不太好吧?妈还要多做一个人的
饭,多麻烦呀。」

  没想到妈妈竟然有些不愿意让我带小飞回家,但我又想到我都已经答应小飞
了,如果拒绝了他,显得我多没面子啊。而且我也挺想让他见识见识妈妈有多漂
亮,也能满足一下我的私心。

  于是我便说道:「妈妈,听说他们非洲国家非常的穷,他来中国上学很不容
易的,而且这段时间他在英语方面也给了我一些帮助。作为中国人,我们难道不
应该让他感受到我们中国人的热情好客吗?」

  我这一番话说下来,妈妈虽然表情上仍旧有些为难,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了:
「那好吧,妈就答应你一回。」

  「耶!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!」我高兴地举起双臂欢呼起来。

  妈妈看到我这副滑稽的样子,脸上也露出了宠溺的微笑,说道:「好啦小豪,
快吃饭吧。」

  一边吃着饭,我一边在心里打起了算盘。跟班里没见过世面的同学不同,妈
妈听到我说我的同桌是非洲留学生,竟然一点也不惊讶。妈妈这波澜不惊的神态,
让我心里又骄傲了许多。毕竟我的妈妈是大酒店的公关经理,酒店里一年不知道
要接待多少外国人,他们有的是商界大鳄、有的是政界巨擘。所以对于小飞这样
一个区区黑人留学生,妈妈见怪不怪也是很正常的了。

  第二天一到学校,我就告诉了小飞,邀请他晚上去我家里吃饭。小飞一听我
说我要把妈妈介绍给他认识,他就激动地拍拍我的肩,说道:「噢!小豪,你不
愧是我最好的朋友!」

  下午放了学,我便带着小飞一起回了家。一打开家门,我就大声说道:「妈
妈,我带我的同桌小飞回来啦!」

  听到我的声音,妈妈从屋里走了出来。只见妈妈头发优雅地盘在脑后,上身
是一件黑色小西装外套,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打底。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短裙,露
出的一双美腿上还裹着黑色的丝袜。看来,妈妈也是刚下班回家不久,他在酒店
上班的那一身职业装还没来得及更换。

  于是我赶紧向妈妈介绍道:「妈妈,这是我的同桌,小飞!」

  妈妈微微一笑,说:「你好呀小飞。」

  小飞连忙伸出他那黑黑的手掌就要和妈妈握手,看着小飞如此地有风度,妈
妈也伸出了她那纤纤玉手同小飞握在一起。然而就这样还不够,小飞刚和妈妈握
手完毕,下一秒,他就立刻将妈妈抱住,还飞快地在妈妈脸上亲了一下。

  眼前疾风迅雷般的一幕让我的脑子都快转不过来了,紧接着我便看到妈妈一
把就将小飞推开,露出不悦的神色。看妈妈的表情我就知道妈妈想发火了,但又
碍于我的面子,而没有发作。

  小飞也看出了妈妈神色的不对,连忙道歉道:「啊,对不起阿姨,我忘记了
这里是中国,我不该这样做的。」

  妈妈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,勉强地说道:「没事,赶紧吃饭吧。」

  吃饭的时候,妈妈一直都没有说话,小飞却是格外的热情,又是夸妈妈做菜
好吃,又是夸妈妈漂亮。然而经过刚才的事情,妈妈一点都不想跟他搭话,对于
小飞的话也只是简单地用「嗯」「哦」之类的词语敷衍过去。

  到后面,小飞也察觉出了妈妈并不想理他,于是他便转而开始向我搭话。

  「阿姨好漂亮啊,身材也很好,简直像明星一样!小豪,你说是吧?」

  听着小飞对妈妈恭维的夸奖,我洋洋得意道:「那是当然,我妈妈以前还是
舞蹈老师呢!」

  小飞一听我说妈妈以前是舞蹈老师,便更加来了精神,他又向妈妈问道:
「舞蹈老师?那这麽说,阿姨很会跳舞咯?」

  然而妈妈这回连敷衍他都不想敷衍了,直接就一言不发,专心挑菜吃。

  看着餐桌上这尴尬的一幕,我只好接过话茬,回答小飞道:「那是当然,我
妈妈对于中国传统舞蹈可是很擅长的,以前参加比赛还拿过很多奖呢。」

  「噢,那阿姨,可以给我们跳一段舞吗?我从没看过中国的舞蹈!」

  我实在是不知道,小飞到底是真的不懂察言观色,还是他们非洲人就是这麽
直来直去,但我明白,妈妈肯定不会给他跳舞的。毕竟妈妈已经不跳舞很多年了,
连我要欣赏妈妈的舞蹈,都只能翻出家里的光盘,在 DVD上看,更别说小飞了。

  果然,对于小飞这样厚脸皮的要求,妈妈只是淡淡地吐出几个字:「改天吧。」

  对于妈妈这样的反应,小飞却是一点没觉得吃了瘪,只见他神采奕奕地说道:
「阿姨,我也很会跳舞,让我为阿姨和小豪表演一段吧!」

  于是小飞不等我和妈妈发话,便自顾自地起身,站在了餐桌旁,开始手舞足
蹈起来。

  只见他一边跳着,嘴里还一边打着节奏,甚至不时地还蹦出一段 B-Box来,
很有一种电视上看到的非洲舞蹈的感觉,连我都忍不住专心致誌地欣赏起来了。

  而我再看向妈妈,妈妈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,到后来也渐渐地被小飞的舞蹈
所吸引,到后来妈妈用手托着下巴,竟然沈浸在了小飞的手舞足蹈之中,眼神里
也渐渐流露出欣赏的神色。

  小飞一曲舞蹈完毕,只见他已经跳得满头大汗,才又坐回到餐桌上。我连忙
鼓掌,说道:「小飞,你跳得太棒了,我以前还不知道你会跳舞呢。」

  小飞笑了笑,说:「谢谢,谢谢。」

  妈妈对于小飞的态度也开始渐渐转变,竟主动开始问起小飞来:「小飞,你
以前学过舞蹈吗?」

  「不不不,不用学。在我们国家,我们从小就都会跳舞了。」小飞也对妈妈
表现出极大的热情,「阿姨,你觉得我跳得好吗?」

  「跳得很好呀。你的舞蹈很有感染力呢,很棒。」

  听了妈妈的夸奖,小飞赶紧说道:「噢,那麽可以请阿姨也跳一段舞吗?我
还没看过中国传统舞蹈呢。」

  妈妈莞尔一笑,还是拒绝了:「还是下次再说吧,呵呵。」

  对于妈妈再次的拒绝,小飞也并没有感到消沈,于是他继续热情地跟我和妈
妈攀谈起来。妈妈也渐渐地改变了她之前的态度,不仅开始问起小飞来中国的学
习生活,也和他讨论了许多关于舞蹈的问题。看来妈妈对小飞所跳的舞蹈很感兴
趣。

  吃过了饭,小飞坐了一会儿便说要回去了。送走小飞后,我才疑惑不解地问
妈妈道:「妈妈,我看你开始好像不怎麽喜欢小飞的样子,怎麽后来又和他聊起
来了?」

  「可能是他的舞蹈,让我勾起了以前的回忆吧。虽然他是个黑人,但妈妈确
实不该戴着有色眼镜看他,这孩子还是不坏的。」

  妈妈的前半句我听明白了,但后半句让我有点不明白。有色眼镜是什麽意思?
他是个黑人又怎麽了?年少的我并不知道妈妈这话是什麽意思,但后来冰冷的现
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第二天来到学校,小飞突然向我宣布:「小豪,我决定了,我要追求你妈妈,
让他成为我的老婆!」

  我震惊道:「小飞?你疯了?你在说什麽?」

  对于我的反应,小飞毫不在意地说道:「我说,我要让你的妈妈成为我的老
婆,因为你妈妈太漂亮了!」

  我摇摇头,他的话让我完全无法理解,我便继续问道:「小飞,你知道你在
说什麽吗?那可是我的妈妈,比你大了十几二十岁,你跟我一样,还只是个高中
生而已。」

  小飞继续坚持道:「没事的,小豪,我已经决定了。到时候,你就叫我爸爸
吧,哈哈。」

  听着他说着要追求妈妈,还要当我的爸爸,我感到我被羞辱了,于是我愤怒
地说道:「小飞,你给我好好说话,你一个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了,更何况你只
是一个非洲来,又穷又丑,还是个黑人,别做梦了!」

  小飞摊摊手,笑道:「没事,小豪,你随便骂我吧,但是,我希望你不要阻
止我追求你的妈妈。」

  我轻蔑地笑道:「哈哈哈,我根本不会阻止你,因为你根本不可能办到!」

  听到我说我不会阻止,小飞赶紧搂住了我的肩膀,说:「太好了,小豪,果
然是我的好朋友!」

  他一迎上来,我就闻到他身上那股剧烈的廉价香水味,于是我赶紧一掌把他
推开,疯狂地用手在鼻子前扇来扇去,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。然而小飞还是厚脸
皮地笑笑,不说话。

  从此以后,小飞便经常在放学后,厚着脸皮地说要跟我一起回家吃饭,我当
然是果断地拒绝了。但每当这个时候,他都大义凛然地说:「小豪,你说过,你
不会阻止我追求你妈妈的。」于是我便无话可说,只好带着他回家,反正就他一
个黑人,想追求我那美若天仙的妈妈,也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罢了。

  带他回家吃了几次饭之后,小飞和妈妈也越来越熟了。妈妈从起初的不太搭
理小飞,到后来也慢慢地放下了对小飞的偏见,吃饭的时候也开始和小飞聊天了。

  而小飞还是一如既往地厚脸皮,动不动吃饭的时候就会在餐桌上讲那种一点
都不好笑的笑话。看得出来他可能是随便在地摊上买了本那种笑话书,然后刻意
地背给妈妈听,想逗妈妈笑。这种没意思的笑话,配上他那古怪的中文发音,从
他的嘴里一本正经地背出来,反而把妈妈逗得花枝乱颤。

  还好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在我的控制範围内,我能看得出小飞这些动作都是徒
劳的,我的妈妈面对职场上这麽多的男人都毫不动心,小飞一个非洲来的黑人,
就更没机会了。还是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,让他死了这条心吧。

  这天放学,我正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走,小飞立马从后面叫住我,然后像狗皮
膏药似的贴了上来。

  「小豪,今晚让我去你家吃饭吧。」

  「哎,小飞,你还是放弃吧,别对我的妈妈有想法了。」

  小飞摆摆手:「不不不,小豪,求求你了,不要阻止我好吗?」

  他这样的死缠烂打,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早就习惯了。于是我不说话,他
爱怎样就怎样吧,反正都是做无用功而已。

  回到家里,妈妈正在厨房做着饭,听到开门的声音,妈妈从厨房出来,看到
我们进屋,妈妈说道:「小飞来啦?」

  「阿姨好,阿姨你还是这麽漂亮!」

  妈妈扑哧一笑:「呵呵,小飞,你中文说得越来越好了。」说完便转身进了
厨房。

  我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,就看起了电视。而小飞却是说了句:「阿姨,我来
帮忙。」说完便鉆进了厨房。

  我暗暗摇了摇头,继续看起电视。看了一会儿,我目光不时地瞟向厨房,想
看看小飞到底在厨房和妈妈干什麽。虽然我对妈妈有绝对的自信,但我又害怕小
飞像第一次来我家那样,突然吃妈妈豆腐。

  我看到妈妈在切菜,小飞就站在一旁给妈妈递工具。然而,到后来小飞就开
始不老实了,他不时地用身体去蹭妈妈,他那一身黑肉贴着妈妈贴得越来越近,
还装作不经意地,用手肘去蹭妈妈的胸部。我看到妈妈身体一扭,目光不安地向
客厅看了一眼。于是我赶紧收回了我的眼神。

  小飞果然不是那麽简单,竟然开始偷偷地对妈妈动手动脚了。我想,妈妈肯
定很讨厌他,但又碍于我的面子不好明说。看来,明天就应该给他说清楚,让他
以后别来我家了。

  吃饭的时候,小飞依然热情洋溢地说着话,我却一点不想搭理他,只想吃完
饭赶紧让他回去。然而饭刚吃到一半,外面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  这暴雨一直到我们吃完了晚饭,还没有半点要停下地意思,于是小飞只好和
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我不时地看向窗外,想让雨赶紧停,好让小飞赶紧走。

  然而老天爷好像是要故意跟我作对,这雨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。我正準备
跟妈妈说,给小飞一把伞,让他赶紧走。这时候,洗过碗刚从厨房里出来的妈妈,
却说道:「哎呀,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下了,小飞今晚就在这里睡吧,怎麽
样?」

  妈妈看看小飞,又看看我,好像在征求我的意见。既然妈妈先发制人,我也
就不好说什麽了,只好说道:「行。」

  只见小飞悄悄向我抛来一个得意的眼神,转而又装模作样地向妈妈摆手说道:
「不用了阿姨,待会儿雨小了我就回去。」

  妈妈却说:「没事的,小飞,你是小豪的朋友嘛。我们家有客房给你睡,你
今晚就将就一下,明天早上再和小豪一起去学校吧。怎麽,是嫌弃阿姨家了吗?」

  「不不不,没有。」小飞连忙疯狂摆手道,「那就谢谢阿姨了。」

 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,今晚可真是老天爷帮了他。听妈妈的语气,可能妈妈还
真以为我跟小飞关系很好呢。只能让小飞先在家里睡一晚了,明天到了学校再跟
他明说,让他以后别来了。

  我打定了主意,也就不再多想。时间也不早了,看了会儿电视,给小飞说了
让他待会儿到客房睡,我去洗漱过后,就回房间睡觉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醒来,我打开门走出房间,却看到客房的房门大开,小飞却不在
里面。接着我又撞见刚从厕所洗漱完出来的妈妈,于是便问:「妈妈,小飞呢,
怎麽不见了?」

  妈妈今天起得有点晚,要是往常这时候,妈妈都已经做好早餐了。

  妈妈穿着睡衣,刚洗过脸,说道:「不知道,可能先走了吧。对了小豪,妈
妈给你钱,你在外面买点早餐吃吧,妈妈要赶去上班了。」

  妈妈换好了衣服,在桌子上留了些钱,就匆匆出门上班了。我洗了脸,拿着
钱,在校门口买了个面包吃,吃完才进了学校。

  来到教室,小飞早就坐在座位上等着了。看到我进来,小飞一脸的神采奕奕,
兴奋地凑到我耳边说道:「小豪,我成功了,你以后要叫我爸爸了!」

  我惊愕道:「你说什麽?」

  「我说,你妈妈已经是我的女人了!」

  「不可能,你是不是昨晚做梦还没醒?在我家睡了一晚而已,就产生了幻想?」

  对于我一脸的不相信,小飞却是不以为然,他得意地小声说道:「哈哈,小
豪,你昨晚是不是睡得太死了,你妈妈那婉转动听的叫床声,别提有多刺激了!」

  对于小飞口头上对妈妈的侮辱,我再也忍不下去了。他可能除了脸皮厚,还
有妄想癥,我激动地用手掐住他的脖子,吼道:「你他妈说话注意点!」

  小飞被我掐住脖子,抵在椅子上,说:「怎麽,你想这事情让全班都知道吗?」

  听了他的话,我再一看周围,班里的同学纷纷望向了我俩,于是我只好松开
了手,装作什麽也没发生的样子,过了一会儿,老师进来了,同学们才开始专心
朗读,不再关注我和小飞。

  体育课,自由活动时间。

  我把小飞拉到操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细细地问起早上的事情。

  「小飞,你早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?」

  「当然是真的了,小豪,我还会骗你吗?不过,你是我的朋友,我不会强迫
你叫我爸爸的,但是,你妈妈昨晚一口一个老公,叫得我真的是很舒服啊!」

  我听着小飞那得意得语气,心里也慢慢地不那麽坚定了,难道,小飞真的和
妈妈干了什麽事情?但是妈妈是那麽的高贵优雅,此前又没有一点迹象,怎麽可
能会跟小飞一个黑鬼搞在一起呢?

  我还是有点不相信,便问道:「小飞,你是不是给我妈妈用了什麽迷魂药?」

  「噢,小豪,你很聪明嘛,猜对了!」小飞洋洋得意道,「对于你妈妈那样
高高在上的人,我之前也想用真心感化她,可是你妈妈好像不太喜欢我。哎,我
也是没办法,只能用点手段了。」

  我急忙追问:「你到底给我妈妈用了什麽药了?」

  「这个!」小飞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瓶,瓶子里装的是一种绿
色的膏状药物。

  「这是什麽!」看到小飞拿出这个东西,我急忙伸手就要去抢,然而小飞将
手一藏,我扑了个空。

  「哎,小豪,你可别抢,你妈妈现在可就指望着这个东西活呢,哈哈!」

  看着小飞那样一副小人嘴脸,我气不打一处来,说道:「这是什麽药?」

  「这个可是我特意从我们国家带来的呢,哈哈,中文我不知道怎麽说,反正
就是一种药。你难道就不想知道,你妈妈昨晚是怎麽求我操她的吗?」

  「快说!」我恶狠狠地道。

  「哈哈,别急小豪,你是我永远的朋友!」小飞四处张望了一下,指了指旁
边的看台,示意我们一起坐过去。我俩坐到看台上,小飞才开始娓娓道来。

  「昨天晚上你睡了过后,我也很快进房间睡了。等到半夜,我悄悄溜到你妈
妈的房间,她的房间门没锁,我很轻松就进去了。进去之后,你妈妈已经躺在床
上睡着了。你知道吗,每次看着你妈妈的那张脸,我的鸡巴就硬得不行。但是那
个时候,我没有直接上去强奸她,我悄悄摸过去,掀开你妈妈的被子,我看到你
妈妈穿着睡裙,躺在床上,睡得很香。嘿嘿,于是我就拿出了我的这瓶药。」

  说到这里,小飞又从裤兜里摸出了他的那个玻璃瓶,在我眼前得意洋洋地晃
了晃。我冷冷地道:「继续说。」

  「我轻轻掰开你妈妈的双腿,脱下她的内裤,就看到了你妈妈的小穴。估计
你没看过你妈妈的小穴吧?粉嫩粉嫩的,别提多美了,你妈妈这些年可真是保养
得很好啊!于是我就将我的药,涂在了你妈妈的小穴外面。」

  说实话,听着小飞讲得这麽绘声绘色,我的鸡巴都被他讲硬了。于是我问道:
「你这个药到底是什麽药?」

  「嘿嘿,别急,听我慢慢讲。这个药可是我从我们国家特地带来的,在我们
国家,男人可以娶很多个老婆,除了有钱,怎麽才能娶老婆呢?就是用这个东西,
黑市上很容易就能买到,哈哈。不管是多麽冰清玉洁、高贵冷艳的女人,只要把
这个涂在她的阴道外面,瞬间,她就会全身燥热,性欲急速上升,然后变成一个
不折不扣的淫娃。

  「我把这个药涂在你妈妈的小穴外面,就开始骑在她身上,掏出我的鸡巴,
插进了你妈妈的身体。可能是我的鸡巴太大了吧,我就插了两下,你妈妈就醒了。
你妈醒过来看到是我骑在她身上,连忙很生气地把我推开,还让我滚。我当然不
急啦,我就起身站在床边,看着你妈妈,等药生效。

  「不一会儿,你妈妈全身就开始燥热,脸也变得通红,看着我的眼神从一开
始的愤怒,也变成了含情脉脉。你妈还问我说『小飞,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麽药?』
我当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。这时候药效越来越重,你妈也没心情思考别的了,就
一个劲地求我操她了,哈哈哈!

  「你妈坐在床边,拉起我的手臂,说『小飞,帮帮阿姨吧,求求你了。』这
时候我反而不急了,因为我可不是为了这一次,我是为了以后随时都能操你妈妈。
所以我就让你妈当我老婆,以后随时都要给我操。这时候你妈早已失去思考能力
了,只能连忙答应,求着我赶紧操她。

  「她轻轻地把我拉到床上,整个人都贴了上来,对我说『老公,快来操人家
嘛,人家下面好痒啊。』你妈那娇滴滴的声音,听得我骨子都酥了,于是我就开
始把你妈压在身下,疯狂地操她了。昨晚一晚上操了她三次,她才解馋,这个药
可真是太管用了,哈哈哈!」

  听着小飞的讲述,我的鸡巴高高翘起,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出来。我的妈妈,
怎麽被小飞下了药后,变成这个样子,还叫他老公?但我又转念一想,今天早上,
看妈妈的神态,不像是小飞说的那样啊?说明小飞的药也有时间限制,妈妈只要
恢複理智,就不会任由小飞摆布了。

  这简直是不幸中的万幸,于是我对小飞说道:「我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
的,以后你不要想踏进我家半步!我今天也会给我妈妈说的,你好自为之吧!」

  对于我的威胁,小飞没有半点退缩,他摊了摊手,说:「小豪,我不去你家,
恐怕你妈妈会求我去的,哈哈!用了我的药,药效过后,你妈妈的小穴会奇痒难
耐,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再次涂上这个药。到时候,我就等着你妈妈来求我,哈
哈哈!」

  听着小飞这无耻的话,我跳起来就想一拳打在他身上。然而小飞却是站起来
一晃身躲过了,又一手掐住我的脖子,逐渐加大力道:「小豪,你以为,你能打
得过我吗?你个小矮子。」

  我被小飞掐得呼吸困难,这时候我才意识到,小飞那健壮的肌肉,以及他那
浑身的力气,凭我,是真的打不过他。

  小飞松开了手,说:「小豪,你是我的朋友,你妈妈现在又成了我的女人,
你可不要阻止我啊,哈哈哈!」说完便转身走了。

  这时候,我的眼泪又不争气地留了下来。难道,什麽都没有的我,连妈妈也
要失去了吗?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